职工文化工作者寻根溯源 中华创世神话_寻根溯源

盘古开天、女娲补天、仓颉造字,很多人对于这些上古神话可能仅仅停留在知道的阶段,和希腊神话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高知名度不同的是,中华创世神话还有非常多的内容可以挖掘。

从去年开始,上海各文艺创作单位便对中华创世神话进行重新整理和编撰。出版、戏曲、电影、绘画等一系列相关文艺创作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如今,已经有一大批文艺作品和观众读者见面,这一系列的创作不仅传承这些神话故事中的美德和精神,更是要通过这些创造性的转化和创新的发展让当代社会的我们寻根溯源,找寻文化自踩弥谢词郎窕白髌烦晌毕履昵崛诵碌木袷沉浮

劳动报记者连日来深入基层采访,从投身火热创作大潮中的职工文艺工作者入手,听他们讲述中华创世神话作品创作、传播背后的故事。

上电视开讲 中华创世 下班级授业 神话语文课

名师黄玉峰拾起远古的智慧

WDCM上传图片

夸父逐日、愚公移山、仓颉造字 中华民族有着许多动人的神话传说,这些故事不仅奇丽优美,还承载着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滋润着人们的心灵。今年年初,一档《中华创世神话 电视书场》节目亮相荧屏,一节节语言明快又趣味十足的 神话语文课 迅速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追捧。

丰富故事难取舍

半年时间遍阅资料

上周,记者来到了复旦附中青浦校区,参观校园时记者发现,在学校每个教学楼的墙壁上,基本都挂着不同年级学生创作的书法绘画作品。

传统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基,我们强调创新,但要创新必须要先了解过去的历史。

说这话的正是上海语文特级教师、复旦附中青浦分校的校长黄玉峰,也是《中华创世神话》节目的主讲人。

去年暑假期间,黄玉峰接到了SMG炫动传播的邀请。虽然一直致力于传统文化的普及和推广,但是通过荧屏向观众讲述中华创世神话,黄玉峰还是第一次。担心讲不好、专业知识不够扎实,起初黄玉峰有些犹豫。

神话一直是我们传统语文教育中缺失的一块,我们的学生要不断成长、不断认识自我,就需要先认识我们的过去。

考虑到这一点,黄玉峰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个节目。尽管有着五十多年的教龄,但讲好这堂 神话语文课 对黄玉峰来说并不容易。

重中之重就是案头工作,为了更全面细致地讲好创世神话,黄玉峰用了近半年的时间翻阅相关资料。但是,节目有限,神话内容庞杂,如何取舍让黄玉峰犯了难。在对中国神话进行全面梳理后,黄玉峰选取了最具特色的部分组成了最终四十八讲的内容。

从象形文字讲起

为神话寻找旁证与趣味

面对年仅十几岁的青少年学生,为了让他们更好地了解这四十八讲,黄玉峰又另辟蹊径,决定从象形文字讲起。

一来是有个旁证,证明这些故事不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二来也方便学生记忆,知识点中带着趣味性。

于是,以评书为形式的 神话语文课 呈现在了荧屏之上。

从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的《天问》开篇,到最后一讲大禹治水、禹铸九鼎,中间以精卫填海、夸父逐日、禅让帝位等故事作为重要节点,以《山海经》、《列子》、《淮南子》等不同的记载作为旁证材料,黄玉峰将散落的神话故事归纳到了一个具有基本脉络和具体情节的体系中。

采访当天,黄玉峰还利用课间时间跟预初班的学生们讲了一堂简短的神话课。从上海番禺路的 禺 讲到愚公为何移山,从 曹 、 巢 讲到仓颉造字,并引申到中国建筑。大家听得聚精会神,有的学生甚至直接设想自己如果是愚公会有多少种移山的办法。

其实,从教多年,黄玉峰一直认为,寓教于乐才是最好的方式, 神话可以开发学生的想象力,带学生们发散思维。

而黄老师的 神话语文课 也确实在诸多古今对照的实例中,带领学生浸润到创世神话的趣味之中,更拉近了不少观众与远古文化的距离。

让神话与现实碰撞

启发观众多角度思考

那么,今天的青少年到底为何要学习创世神话?在节目录制中,黄玉峰似乎找到了答案。

创世神话看上去遥远,其实其中表现的内容很多都很现代,离现实生活很近,许多故事都可以发掘出与现实关联的新的含义。

比如人类起源的终极命题,2000多年前,屈原在《天问》中就有过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的思考。这样的例子,黄玉峰如数家珍,而在讲创世神话的时候,他也尽量让自己避免说教,而是更多地考虑如何让神话与现实碰撞,引发学生多角度思考问题。

当讲解 愚公移山 时,他不强调书本上的 标准答案 ,反而提出了 愚公是否真愚,智叟是否真智 的疑问;讲到 嫦娥奔月 ,他也没有直接阐述故事,而是转而探讨对女性的尊重,让观众延伸性地思考应该如何处理家庭关系,如何平衡社会责任与家庭责任的关系。

祖先留下的东西并不全都是过时的,许多神话故事里都包含着一些先人对世界的理解,蕴含着一些真善美等亘古不变的美德、观念,很有教育意义。

在黄玉峰看来,《中华创世神话 电视书场》的推出,不仅在于传承弘扬创世神话中的优秀和精华故事,还要通过创造性的转化和创新性的发展,使其成为当代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重要精神食粮和文化纽带。

淮剧团 95后 职工 排演上古神话刮起青春旋风

WDCM上传图片

中华创世神话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源头,实施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是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项重大工程,上海的戏曲院团正积极投身相关创作中。

五月初,四台原创折子戏《补天》、《精卫》、《息壤悲歌》、《望夫石》上演,扎实的剧本和耳目一新的舞美设计,令不少第一次观看淮剧的观众赞叹不已。劳动报记者和这四台戏的主创们聊了聊,揭秘上淮这支以青年职工为主的 上古神话团队 如何刮起了一场青春风暴。

化繁为简 大胆改良

服装体现形态之美

上海淮剧团的周月是一位进团刚刚一年的 90后 。这一次,她要担任四台戏的服装设计、道具设计和造型设计,这是她第一次一人挑三角。在上淮,将如此重任交给一个刚进团的年轻人,在以往的创作中也是颇为罕见的。

周月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哪里。

如果一上手就是传统大戏,可能我还不能完全吃透,而这次的中华创世神话主题是完全自由的一次创作,没有那么多框架约束,可以给我一个相对较大的发挥空间。

去年七月,周月就和编剧导演们一起进入了剧本讨论,她需要深入了解人物和剧情。今年春节前,在剧本基本确定的情况下,她画出草图。但周月透露,最初那版的草图,她随即进行了自我否定。

看起来的确是很新颖的风格,但我觉得传统戏曲本身的特质还是最重要的。

在经过颇为煎熬的反复修改后,周月终于拿出了如今的设计框架。

化繁为简,坚持传统戏曲的内核,从视觉上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周月如此说道。从最终的舞台效果来看,每一位主角身上的色彩不超过三种,且每一位主演身上的色块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和传统戏曲的戏服色彩是完全不同的,周月还提到,在她的坚持下,对戏服做了大胆的改良。

以往的戏服,尤其是女性角色基本都是立领,而这部剧中,包括白狐等主要的女性角色,周月尝试了开领的设计,露出演员的锁骨,展现女性的形态之美。有意思的是,在拍摄演员定妆照的那天,穿惯了立领的演员们诧异地发现自己的颈部也需要上妆了,这也成为当天拍摄时的一个小插曲。

1.1米巨扇成亮点

法国观众惊叹不已

在《补天》的那场戏中,饰演女娲的钱薇手中挥舞着一把长达1.1米的巨扇,更令人惊叹的是,除了这把巨扇,她还要完成水袖的舞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从来没有尝试过两样东西同时上阵 。这个设计也是舞美设计和导演共同商量后的决定,而这把巨扇的设计也颇具巧思,目前的版本里,扇子上的纹饰是蓝色的云纹,淡雅别致,挥舞起来颇具韵味,而且从色彩搭配上,这把扇子也和剧中人物深红色的戏服形成了反差鲜明的视觉效果。

在五月初首演后,主创们没有想到,这样的设计不仅引来了中国戏迷的关注,两位来自法国的观众更是对此充满了好奇。这两位法国观众是沪上一家外语培训机构的老师,她们是被身边一位中国同事推荐来看的。这是她们第一次看淮剧,也是第一次看中国传统戏曲。演出结束后,她俩非常兴奋,到处找人问,扇子是怎么舞起来的,水袖又是如何靠演员的操作形成绝美的视觉效果。

在她们同事的联系下,上淮的工作人员得知了她们的疑惑。就在演出结束后的第二天,正好团里要排练相关剧目,她俩就被邀请到了上淮的排练厅,一睹水袖真容。

其中一位叫阿涅丝的法国观众更是兴奋地留下了法语戏评,她写道: 在一位中国朋友的建议下,我们去观看了一部淮剧。传统和现代混合,让我们感到惊喜,特别是在服装和音乐的表现上相当有水平。我们感觉像发现了一件美丽饰品一样,这个过程让我们兴奋。舞蹈、形体以及灯光的结合相当壮观,对于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来说,如果错过这样的演出真的是很遗憾。

上古神话中寻找当代性

奉献、牺牲以及自省

中华创世神话从盘古开天地到大禹治水,其中有家喻户晓的,也有冷门小众的。在上淮创作的第三部作品《息壤悲歌》中,鲧盗取神物息壤治理洪水,却引发更大的灾难,最终鲧以罪神之躯接受惩罚,血祭息壤。这是充满悲剧气息的故事,负责改编的年轻编剧朱蓓蕾把其比作东方式的普罗米修斯故事。

《息壤悲歌》也是四台戏中,在剧作文本上最受专家好评的一出戏,其叙事完整、角色感情抓人,剧本本身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朱蓓蕾告诉记者,其实在创作中,她一直在思考,如何在上古神话故事中找寻当代性,与当下观众产生共鸣?中华创世神话和很多人熟悉的希腊神话相比,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点。

朱蓓蕾认为,最难能可贵的便是在上古时期,我们就能找到民族的来处、民族的美德。这些东西一直流传至今,不应该被我们所遗忘。

就鲧这个角色而言,他有着身先士卒、壮士断腕的决心,虽然用到了错误的方法,但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又让人看到其反躬自省的精神,这一点尤其难得。在当下社会中,这种反思精神极其宝贵,这也是我创作这个剧本所得到最深刻的体会。

而为了塑造 鲧 这个有血有肉的悲剧式英雄,身为 95后 的主演王俊杰也花了好大一番功夫,他在受访时坦言,这个角色的塑造无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一招一式都要靠自己揣摩。

没有老师教,没有前辈大师的戏可以看着学,导演刘定华和我们反复强调,这一次,不再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而是演员和导演的关系。

王俊杰说,排练场内,他们一遍遍地揣摩角色的动机和内心,试图完整地进入角色、融入角色。这个过程虽然煎熬,但对年轻演员来说,无疑是一种最好的锻炼和成长。

施晓颉画笔描摹中华文明文化之本

《伏羲创八卦》蕴含自然规律和生产经验

WDCM上传图片

神话作为一种文学样式,一直丰富着人们的精神生活。而中国神话中的盘古、大禹或者伏羲、夸父,这些鲜活的神话人物,也已然成为中华文明的文化之本和艺术标识。中华创世神话中,不但充满哲理、道德和情感,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起源记忆。

2016年5月,来自全国各地的美术工作者们进行了 开天辟地 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 主题创作第一批签约。作品样式包含中国画、油画、漆画、雕塑等,风格语言也不尽相同。作者中既有蜚声艺坛的大师泰斗,也有像施晓颉这样的青年画家。

希腊神话中诸神的人物形象和关系,都已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我们也需要。

参与连环画《伏羲创八卦》创作后,施晓颉认为,对中华民族文化源头和精神特质进行系统、科学的梳理,发掘研究与中华民族起源相关的本土神话,无疑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而从绘本延伸到大尺幅主题画的创作中,对他又是一番新起点与挑战。

《伏羲创八卦》故事中,远古初民以天地为师:从天而降的自然灾害与地面上的凶禽猛兽,时时威胁着远古人类的生存。伏羲通过日复一日观察日月星辰和大地万物,发现一切都周而复始,有着自身的规律,他受到一匹龙首神马脊背上黑白图案的启示,创造了八卦图,象征着宇宙意识与生命觉醒:尽管事物有始有终、有盛有衰,但是阴阳化生、八气周流的宇宙运动却永不止息。

我理解的伏羲创八卦,就是劳动人民在遇到自然灾害、动物野兽总结到的一些自然规律和生产经验,这其中蕴藏着水和火的关系、风和人的关系、山和泽的关系等等。

被神话故事深深吸引的施晓颉,希望将更多的元素与情节,在画面中用解构和叠加的手法进行重建与呈现。

从接到创作任务开始,施晓颉反复推敲画面中人物关系和结构。在他的想象中,这张大尺幅作品,既像一首铺陈在画纸上的诗歌,又像一片远古的浩渺星空,故事中的所有人物仿若繁星,此起彼伏地闪闪发光。

这是我内心的一个宇宙。

施晓颉说, 我的创作方式,就是将宇宙里的那些物质不断凸显或者延伸。

他说自己喜欢星空的广袤无垠与浩瀚神秘,画画的过程就像在和远古的伏羲进行着对话。

与《伏羲考议》中记载的 蛇身人面 形象截然不同,施晓颉笔下的伏羲身材高大魁梧,他身着白衣,如同他喜欢的《白衣飘飘的年代》歌中所唱的纯粹与纯洁,并以青枝点缀,仿佛伸手扶住天地脊梁,眼望世界万物。而八卦图也不再是个半黑半白的圆形,它化身成为八双充满灵动的眼睛 当你看着这个宇宙的时候,宇宙也在看着你。

对于神话人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认为形象首先要美,还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习惯 神的形象是可以变幻的,所以和古籍中的描述稍有出入也不是问题。

施晓颉说。